参数错误
参数错误
获取验证码
参数错误

预约成功

恭喜少仙成功获取激活码

请在游戏中【设置】界面领取

更多信息请关注官方微博微信

烟雨江南正版授权   奇遇式卡牌手游

“陛下,此蠢物私纵天妖,虽是无心之过,然则其祸无穷,然念其刚得化形,灵识未开,故只处以天雷殛体之刑即可。” 红墙金瓦,白玉栏杆,紫云绕墙的宫殿,明明是巍峨大气,却透着莫名的寒意。

巡界仙以为自己会如其他位列仙班的人一般选着明哲保身,毕竟现下天庭大罗天君一家独大,然而当他望着跪于大殿上的那个身影时,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—— “陛下!臣以为不妥!”

见她全身似是一震,看样子应该是还记得自己的声音,“陛下,臣有一言!青石在此时修炼成形,纵走天妖,溯其根源,乃是因臣颂读天书,为她听去,依法修炼而至。是以青石此罪,理应由臣共担才是!” “你巡视四境,累有功勋。

也罢,这也是你尘缘未了。既然你愿与她共担此罪,那即罚你二人清退仙班,打入浊世,承受百世轮回之苦。”

屋外狂风大作,这样的天气,荒漠中的龙门客栈是不会来客的。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惊得小二猛然抬起头,而后看了掌柜一眼便去开门。待门开了,门外的公子鬓发华服整洁异常,仿若未遭半分风沙。

“客官里面请”。小二弓着身子把公子请进客栈,一边快速的朝掌柜试了一个眼色。“客官是打尖儿呢,还是住店?”

“不用麻烦了,随意上四个小菜,再来一坛酒。我吃完就走。”那公子说着便走进客栈随意坐下。

“是,是,这就去准备。”小二合上门板,一边回头应了。

端上酒菜的时候,小二凑到那公子身边,陪着笑给公子斟了一碗酒。“我们家自己窖藏的酒,您尝尝,尝尝。” ……

“真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少爷啊……”

在后院挖坑的时候,小二这么想着,然后把残肢丢进坑里,然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探手入怀,摸出一块小小青石。

“你可否愿列我道德宗门墙,修那太虚金丹之法,仰簪日华,俯拾月珠,以证大道?”

少年当即双腿跪地,连着磕了好几个响头,用尽周身力气叫道:“弟子愿意!愿意!求神仙恩典!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”最上方的真人非常悠扬悦耳。 少年抬头看到大殿上,除了居坐正中的中年道士之外,其他八位分列左右的真人身上隐隐透出宝光紫霞,唯独中间这位真人衣着简简单单,看上去没有一点灵气。

少年一阵茫然,半晌才答道:“小人自幼没了父母,只知本来姓纪,一直没有名字的。后来掌柜的收留了我,也没给我取过名字。” 真人略一沉吟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给你取一个名字吧。你虽然前身渊深如海,如今毕竟是在尘俗轮回。大道苍茫,众生如尘,就给你取名若尘吧。望你日后得道之时,也不忘今生曾下界轮回。”

“若尘谢师尊!”

洛水河畔,纠缠的黄泉污秽之气随着夜幕升腾起来,像水雾蛰伏在众人周围。

百丈之外,正有一人穿云破雾沿着洛水南岸徐徐行来,那人岁周身邪魔视若无睹,一双星眸,只是落在我身上。

我只觉得这目光阴冷如锁,似乎连灵魂都被封印无法动弹。

穿过洛水重重秽气,我看到对面那人剑眉星目,一身素淡干净的长衫,一头长发夜风中飞扬,以及,嘴角一抹浮上来的微笑。

看着这个笑脸我只觉得一股寒意顺着背脊直冲头顶。

那人的身侧出现两个幻影,一边一个少年自从天而降的滔滔紫雷中站起,另一个是在龙门客栈,对我微笑叫出两荤两素四碟小菜的小公子!那一左一右两个身影同时转过脸来,露出和中间那人一样的微笑! “杀!” 对面那人清凉的嗓音,却让我心下一凉,入坠冰窟。

“我……是谁?这里……又是什么地方?”少年仰望着高远苍蓝的天空,怔怔地想着。天上突然落下了一道紫雷。

在无边无际的痛楚中,无数支离破碎的画面在他心中闪过,令他一时分不清哪些是真,哪些是幻。接着他听到了吵杂的人声和看到一片还燃着紫色火焰的废墟。

道净还没走到少年身边,就觉得眼前紫光一闪。青墟宫一众弟子看到师叔胖大的身躯腾空而起,扬天飙出两道细细血线,溅出丈许开外。坑中那少年已然站起,双目中隐有紫焰流动,只是盯着道净。

“这……这不是吟风吗?”有一个小道士叫道。

被唤作吟风的少年转过身体,看着一众茫然不知所措的道士,目光所及之处,一众青墟宫弟子无不如遭无形巨锤敲击,面色苍白,仓皇退后。

少年环视一周,轻轻张口,喷出一团淡淡紫气,而后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叹道:“原来,这里是尘世凡间……”

寂静之中,一滴晶莹的水珠悄然落下,在书页上绽开一朵小小水花。

吟风起身推开门,缓缓步出暖阁,凭栏眺望着远方隐现的重重青山。两行清泪正自他面上垂下,他却不加擦拭。

仿佛是上一世的记忆,记忆中有也是如同这次一般,有如九天瀑布一般垂落的滔天电光。电光破碎如记忆的碎片,光怪陆离去无从考证。

“原来……这已是最后的一世轮回了吗?” 看着遭到风劫之后凌乱的书房,少年从慌乱的下人之中穿行而出,却无一人能够发觉。

父亲的期许最终还是变成了自己留下的一封寻仙求道的信笺。

他自苏醒时以来,就一直呆在这影寒阁中,朝起颂经,夜落修道,餐风饮露,不进水米俗物,也未曾有出阁一步。每逢莫名流泪时,他只会如现在这般凭栏远眺,观远山浮云。

目光仿佛想要穿透山脊浮云,看向都城长安。 那时自己好像叫做,洛风,是洛王府三少爷。

寻界仙只是依稀记得,几万年前,当天帝指名让自己巡界天河,来到这里时见到的就是这块灵石。

这日,无定天河周遭云雾翻涌,寻界仙踏着莲花再次来到这里。他用神视扫视了周遭疆域之后,才压低莲花落在青石旁边,从怀中取出一卷天书朗读起来。

不多时,这卷天书已然颂毕,寻界仙将天书收入怀中,拍了拍身畔青石,笑道:“青石啊青石,你能得听我颂读天书七卷,也是有莫大缘分。如今你灵光外露、修行将满,若有机缘,或也可得脱却石体、修成仙胎。现今时辰已至,你我就此别过。”

仙人抬手一指,三朵莲花自空而降。他举步踏上莲花,欲飞起时,又见不二天河上万道烟波,罡风再起,忽然心有所悟,于是又回身来到青石之前,道:“青石啊青石,你我果是有缘。我适才见无定天河上巽风再起,悟得‘解离诀’一篇,也都付与你吧!”

言罢,他袍袖一拂,烟霞过处,青石上已泛起一篇文字,随后又渐渐隐去。 这一次他不再停留,驾起莲花,冲宵而去。

今天我见到你了,那个冥冥之中与我有缘之人。

洛水河畔,我看到你御剑向我飞来,衣袂飞扬,恰若天外飞仙!

洛水暮霭沉沉,夜里深深浅浅的水汽,像极了天河边上的景色。我看着眼前你的身影,那影子逐渐和记忆深处的身影渐渐重合。

你却挡在他的身前,与我斗剑,突然间我眼角余光看到银光一刷,猛的一偏头,脸颊传来一阵火辣的痛。你……你竟要杀我!

一股戾气冲上心头,我看着你,随即低声喝了一声:“破!”只见你猛地一震,一道淡淡白气透体而出,自空中徐徐下坠!

“顾青!” 他以血覆面,在脸上画了一个杀气腾腾的血阵,然后冲向了已经充满了黄泉秽气的洛水。眼见着他体内被黄泉秽气冲入,你的身影又腾空而起,轻轻接住他,问到:“若尘!你怎么了,醒醒!”

洛水南岸,我凝望着如落叶般无助飘落的你,心绪从未有一刻如眼前的纷乱,我终叹了一口气,脸上突觉划过两行微热的清泪。

“定。”不知费了多少心力,方才吐出了这一字。